因為有了食欲之秋這句話,對正值發育期,胃口不分季節的青少年來說,秋天,成了個藉機進補的大好時機。而對不二來說,一回想起那個秋日,就讓他再次深深感到飽足,而且,被填滿的,不僅是食欲。


那天是個秋高氣爽的好天氣,天空湛藍得讓人心曠神怡,空氣裏雖然還帶著夏日的餘威而顯得有些燥熱,但陣陣涼風拂來,吹走皮膚上的黏膩,也昭示了燠熱的夏天腳步已經漸漸遠離。

同時,這種天氣似乎也特別容易使人感到飢腸轆轆。
在一如往常的部活之後,同班好友掛在雙打伙伴身上邊叫著好餓好餓沒力氣走路了,得到大石一句那我們一起去吃你喜歡的漢堡吧就立刻復活,連帶使一旁前一刻拌嘴到幾乎打起架來的一年級吵架二人組,下一刻居然奇異地得到「嫌我吵,難道你不餓嗎?」「……」難得一見的共識,然後一個向大貓學長表示也要去,一個則在乾問著要不要一起去時低頭不語(默認?)。不二微笑地看著雖說是經歷激烈部活,卻依然元氣不減的隊友們,一邊問著(不知是不是恰巧)站在身旁的伙伴:
「吶,手塚要不要一起去?」
「你餓了?」
「是有點,你不餓嗎?」
「中學生放學後不該在外面逗留,餓了就回家吃飯。」
「不要這麼嚴肅嘛,偶爾一次又不會怎麼樣,和大家一起吃東西是很愉快的事不是嗎?走啦一起去啦。」

他看到他皺了眉頭好像有點苦惱,對一向正經律己的人來說,像一般青少年一樣一群人坐在速食店喧嘩可能真的很為難吧,本來想說如果你真的不方便那就不勉強了,正要開口,就聽到面前的人說:「一起去吧。」,也看到那人眼中流洩的溫和光采,於是,總是帶著微笑的臉龐,因為這樣一點小小的溫柔而笑得更開心。

他對他一向溫柔,沒有明講,而他知道。


在速食店,一群人好不容易七嘴八舌吵吵鬧鬧地點好了東西結了帳也落了座(手塚的餐是不二問他之後代點的),正要向面前的食物進攻(菊丸語),突然旁邊一個年輕女聲打斷他們:「不好意思,我們是NNOMO雜誌的記者,可以請你們撥一點時間幫我們做份簡單的問卷嗎?」

「NNOMO雜誌?咦咦,是那個很有名的少女流行雜誌嗎?」大貓驚訝地說。
「英二學長你怎麼朱,唔,知道?」顯然最餓的是桃城,已經動作很快地塞了滿嘴食物。
「是英二的姐姐的緣故吧。」大石代為解釋。
「對啊,我姐姐經常買、或是跟她同學借來看,姐姐說那本雜誌在她們同學間很熱門,要是不買的話就會跟不上流行呢。」
「那我要寫我要寫,是不是男生會喜歡什麼樣的女生之類的問卷啊?」
「笨蛋,與其想著討女孩子歡心,不如拿那個時間來練習。」
「你說誰笨蛋啊,吃東西時難道你也能練習嗎?」
「反正腦子裏只想著女孩子的事的人就是笨蛋。」
「可惡死蛇你再說一次看看……」
「好像很有趣的樣子,是什麼樣的問卷呢?」溫和的嗓音並不高亢,卻成功地化解某兩人即將大打出手一觸即發的危機。

一旁有些楞住的記者回神,「是這樣的,這是明年的相關企畫,有關新的一年裏,男孩子生日最希望自己的女朋友送什麼禮物、或女友為自己做什麼事的簡單問卷,沒有交往中的對象也沒關係,不會佔用你們太多時間的。」
「手塚要不要寫寫看?」
「你很想寫?」
「是啊,手塚也來一份吧。」滿臉笑容。
「……」明明看到某人的笑容裏滿是等著看好戲的促狹(想也知道,光是自己認真填寫少女雜誌問卷這種跟他八竿子扯不上關係的東西的那副樣子就夠他樂了吧),但不知為何,就是無法板起臉拒絕他。
「呃,如果大家都沒意見的話,我想就都寫吧。」最後還是大石替一群人下了決定。
「請大家在寫完問卷後先交給我,這是很好的資料。」一旁一直沒出聲的乾,拿出了極秘筆記,一開口果然還是不離本行。

問卷並不長,主要是調查男生心目中理想的生日禮物、價位、品牌等等。不二本來還很有興味地看著手塚把問卷當考卷一臉嚴肅認真作答的樣子,準備等下好好開一下手塚的玩笑,邊寫著寫著,內心的某個角落,一些從不為人知的感觸突然悄悄探出頭,他早早寫完,有些怔忡地盯著問卷出神。物質上的禮物易得,可是有些東西是不可能在這樣的問卷裏表達出來的;應該說,像他這種日子出生的人永遠的遺憾,是不會被大眾注意到的。

而這小小的落寞並沒有逃過手塚的雙眼。


吃飽喝足的青少年走出速食店,本來應該各自解散,不二正要轉身往回家的方向,卻被手塚叫住:「不二,待會有事嗎?」
「唔?沒事,我已經打電話跟媽媽說過今天要和大家一起吃東西,會晚點回家了,怎麼了?」
「去附近的公園走走吧。」
「哦好……」雖然不知道手塚的用意,不過習慣性地會同意手塚說的話,而且難得副部長大人居然會主動找人聊天,這種機會一定要把握(笑)。

走進公園,未到深秋,樹木雖然已經開始落葉,卻稱不上蕭條,是適合促膝長談的舒服天氣。
不過,有好天氣有好地點,手塚反倒沒說話了,直到不二忍不住笑著催促:「手塚,你該不會真的只是想來公園『走走』而不打算講半句話吧?」

輕嘆了口氣,彷彿在想怎樣開口才適當似的,「只是想問你,剛剛在速食店寫問卷的時候,你怎麼了?」,簡單不過的問題,態度卻很慎重。
「嗯?寫問卷的時候?……」為什麼只是一時的閃神,手塚也會注意到?
「看你好像有心事的樣子,不介意的話,願意說說嗎?」
「……」猶豫著要不要說出來,畢竟這種想法實在不是太成熟。
「不想說的話就別說了。」
「不是,只是有點覺得丟臉而已。」
「?」
「說出來你別笑我。」
「不會。」毫不遲疑的堅定回答讓他感到心安,於是他深吸了口氣,開始輕緩地訴說。

「吶,手塚知道我的生日嗎?」
「2月29日?」
「嗯。從小,家人在沒有閏日的當年,都是提前在2月28日幫我慶生的。很小的時候,我還不懂這是怎麼回事,只是覺得自己的生日有兩個不同的日期,是一件很有趣很特別的事。」
「上了小學,理科上到閏年觀念,在其他同學搞不清楚那一年是平年那一年是閏年時,我還沾沾自喜於自己早就弄清楚絕不會錯,而且對自己是閏日生日這樣的與眾不同感到有點得意。只是,後來看到爸媽每年都是在同一個日子幫裕太或由美姐慶生,不管是買禮物送他們、還是全家一起去遊樂園玩,什麼形式都好,我不禁想著,那一天,是真正屬於他們的日子;而我,表面上有兩個生日,事實上,在2月沒有29日的平年裏,那個『屬於我的日子』是不存在的。2日28日過後是3月1日,午夜十二點之前,我的生日還沒有到,一旦鐘聲響起,就已經過去了。自己的生日似乎完全不存在,怎麼說,總讓我覺得連自己的存在好像都不太紮實吶……」

停頓了一下,考慮著要說下去還是就此打住,這樣細瑣的感懷會不會讓人感到厭煩?只見到眼前的人專注的眼光絲毫不見動搖,無須言語,就感受得到那是對自己最堅定的支持。原本對於「把這樣私密的事情告訴別人」這種事產生的不適應及緊張感,稍稍獲得了緩解,心裏頭,好像因此輕鬆了一些。告訴手塚,是沒問題的吧?

「雖然明知道會有閏年,是因為概略算來,地球公轉的週期是365又4分之1天,可是在日曆上那不到一天的時間是不存在的,2月28日和3月1日間連夾縫都沒有。沒有屬於我的日子,那麼,是不是我就像2月29日一樣,是很容易被遺忘的?」

「……」手塚的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

(未完)
創作者介紹

Tezuka v.s. Fuji Zone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